武林志 - 弘扬中华武术一個手機殼背後的版權戰争 是對手機創新的最大_又一個創客雲演示站點!

武林志 - 弘扬中华武术


          400-500-8888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動态 > 團隊活動 >

          武林志 - 弘扬中华武术

          時間:2016-04-21

          小米4c圖片欣賞 塑料機身需要手機殼

          背殼,看似微利,其實已經在版權戰的視野中。這或許是在手機本體上沒有颠覆式創新的大背景下,最絕妙的諷刺。

          一直很有情懷、喜歡說相聲的羅永浩,在9月面對版權問題服了一次軟。在前不久的,錘子堅果手機發布會上,老羅說為堅果手機推出限量版後殼,這一系列中就包含經典形象馬裡奧。而在9月6日,羅永浩個人公衆賬号發文宣布,取消堅果手機定制的限量版“超級馬裡奧”後殼。

          理由很簡單,馬裡奧形象的版權方任天堂表态稱:是不會在“中國”做任何類似授權。

          對此,羅永浩很無奈地回應道:“可以理解。”當然,這個無奈中,有羅永浩賣情懷作秀成功炮制噱頭的喜悅,也有其無力改變“手機殼”這一個性化賣點大局的無奈。

          手機殼是很個性的存在

          8月25日的發布會上,羅永浩表示未來每年會推出限量版堅果手機後殼,赤裸裸的反擊嘲笑的人——我就是賣情懷,不服你咬我。

          “情懷+手機殼”其實已經成為羅永浩的無奈之舉。在備受诟病的錘子手機之後,羅永浩明白,光靠在發布會上講相聲,或在網絡上發布各種不鳴則已的言論,已經無力助推一個在内容上其實隻是安卓變形版、在硬件上和其他品牌差不離的手機了。

          其實,這也是所有安卓系手機廠商共同的困局,沒有新功能,單靠血拼價格已經難以為繼。有一個笑話是如此揶揄的:除了尺碼和像素不盡一緻外,基本上在街頭要分辨一款手機,隻能靠Logo,但說到底,滿街都是蘋果和安卓兩款罷了。

          為此,羅永浩師出奇兵,想要從手機殼上邊緣突圍。

          情懷=手機殼,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在崇尚個性化的智能手機用戶看來,讓自己的手機擺脫“街機”,彰顯不一樣的自己,最省錢省力的法子,就是加挂一個“不一樣”的手機殼。

          限量版堅果手機後殼,其實就是羅永浩“傍大款”的情懷玩法,用戶能夠在自家手機上找到自己的喜好,雖然每一個限量版的後殼所輻射的可能是小衆群體,但積累在一起,也是一個不錯的銷量。更何況該背殼隻是堅果手機才能用的定制版。

          有意思的是,就在8月底堅果手機發布日,羅永浩還陷入了另一個版權口水仗之中,其發布了“漂亮得不像實力派”系列海報為新機造勢,而其中一張中出現了作為三星手機代言人的高曉松頭像,引發對方發布微博表達不滿。高曉松更在微博中指責:“這種嚴重損害别人信譽的事情是怎樣low的企業才做得出?千萬别解釋這是臨時工或網友自發行為,網友哪來這麼标準的産品标識?律師已取證,該企業如有擔當就自行道歉。”

          很快,羅永浩如高曉松所願道歉,并表示這是“鐵杆粉絲”個人行為。

          這其實已經暴露出了版權并非這個情懷手機殼的大問題,而隻是又一次借勢。讓本不太出衆也不被看好的堅果手機以比較“悲情”的方式,吸引80、90後消費者參與話題,擴展影響力。

          羅永浩公告裡“其他跟偉大的卡通人物形象相關的紀念日,經與國外相關版權方持續嘗試溝通,發現多數都是可以授權的,所以‘情懷’背殼一旦用到卡通人物形象,都會是取得正式授權的。”其實也就是在告訴粉絲們,買他的手機,就能用獨家的殼子,彰顯出自己的範兒。

          安卓手機更需要一個背殼

          “羅永浩賣的不是手機,而是殼子,又一個現代版買椟還珠的故事!”業内的揶揄話語,其實本身也一語中的地道出了核心商機。

          來自市場研究機構NPD的2014年10月的調研數據顯示,75%的智能手機用戶都會選擇安裝手機殼。其中又屬iPhone用戶安裝手機殼的比率最高,接近87%的iPhone使用者都配有手機殼。

          而在所有不裝手機殼的用戶中,70%屬于安卓機用戶。安卓用戶選擇不裝手機殼,該機構給出的理由是“其中安卓機用戶在手機摔壞的擔心程度上要低于iPhone用戶,這也成為他們不願意使用手機殼的主要原因。”

          便宜和堅固真的是理由嗎?其實不然,真實的道理是,安卓手機用戶根本沒有足夠款式的手機殼可供選擇,尤其是大量可定制背殼圖形的手機殼,基本上都是以iPhone為主。

          導緻這一問題的原因,主要還是在于單款手機的銷量上,蘋果占據了絕對優勢,且主流背殼尺碼也不過五六種,而安卓機則大小尺寸各異,單款手機銷量較低,手機殼廠家對那些隻有百萬級銷量的手機提供配件的欲求也自然下降不少,更遑論個性化了。

          羅永浩顯然看準了這一商機,即大量的安卓機用戶沒有辦法實現背殼狀态下的個性化,因此試水情懷版背殼,同時通過版權事件預告一番,未來還可以借此以打擊盜版的方式,不斷地釋放話題點。

          這和小米之前的參與感營銷方式,異曲同工。

          而且,手機背殼本身也是一門比手機不遑多讓的大生意。以蘋果手機殼為例,2013年之時,知名手機殼品牌Mestiere Deas就曾推出過一款iPhone5國際限定版鑽石機殼,最便宜的也要58000元,這是iPhone5十倍多的價格。

          手機殼可能是以羅永浩為代表,亟待突圍的國産手機廠商們邊緣化創新的路徑之一。而在韓國,這種探索早已開始,韓國演員樸施厚、吳漣序甚至在2012年之時,就已經在給手機殼做代言人了。

          不過,一旦這個看似偏門的領域實現規模效應,其背後的版權糾紛,也将立刻膨脹。

          下一個版權大戰的火藥桶

          手機背殼,看似微利,其實已經在版權戰的視野中。最典型的案例是黑莓手機在2014年1月向加州北區地方法院起訴Typo侵犯其專利權,由于Typo為iPhone 5/5s設計了一款帶有類似黑莓手機上的全尺寸鍵盤的手機殼,可以讓用戶在不入手黑莓Q10的前提下擁有真實的輸入感受,這直接刺激到了黑莓,并在産品出品當月即提交訴訟,并最終獲得看似不起眼的86萬美元賠償。

          類似的專利官司還有許多,各種手機殼公司之間的侵權訴訟,目的都是在市場中确立自己的唯一地位。而在更早前的2012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就曾對5家中國公司生産的便攜式電子設備保護殼發起“337調查”,從而讓有版權問題的這幾家中國公司被隔絕在美國市場之外。

          與此同時,中國國内的相關部門也曾多次對盜版手機殼市場進行整治。如2014年,深圳市市場監管局曾針對群衆舉報反映坪山新區某工業園内有不法企業涉嫌生産銷售侵權“Hello Kitty”注冊商标的手機保護殼産品的行為進行查處;2015年3月,杭州海關在溫州龍灣機場國際入境無申報通道對4名旅客的行李物品進行檢查時,查獲涉嫌侵權的1200餘個手機外殼套,外殼套表面帶有“iphone”英文字母和蘋果圖案标識。

          但在另一方面,盡管主要針對蘋果産品,手機殼的定制市場也在不斷壯大。早在2012年,就有報道稱,每一次蘋果新品發布會前後,都有大量手機殼廠商在預測尺碼和預鋪生産線,甚至有“手機外殼鋪貨慢一兩天即出局”的說法流傳,其中不乏國内廠商。

          想要讓蘋果手機用戶在拿到手機的第一時間就能得到心儀的手機殼,這其實就是商機。而美國《巴爾的摩太陽報》還曾報道稱:在2011年,Hard Candy公司對4s手機殼的預制就出錯了:5萬美元白白打了水漂。

          顯然,當蘋果不再是“首選手機,沒有之一”,更多的安卓手機開始崛起之時,無論是制造商,還是配件商,能夠挖掘讓用戶更加感覺個性化的手機殼市場,哪怕隻是一個長尾,也能獲益匪淺。

          更何況,現在手機殼已經成為國産智能手機的突圍新路之時,有版權大棒去敲打競争對手,不僅能獲得熱門話題,還能收獲更多崇尚個性的新生代手機用戶的青睐。

          這或許是在手機本體上沒有颠覆式創新的大背景下,最絕妙的諷刺。(張書樂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新著有《越界——時代必先搞懂的大敗局》)

          武林志 - 弘扬中华武术 Copyright © 2015-2016 Maker Cloud 創客雲 版權所有粵ICP備32852599-1

          
                  武林志 - 弘扬中华武术